儿媳妇 第49章艺术品

推荐阅读:

男子恼怒的握住苏文芳的玉臂,低吼道:亲爱的,为什么不乖呢?为什么要挣扎呢?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亵渎艺术?我一定要惩罚你!

接着便嘎的一声,一刀把苏文芳的肩膀卸了下来。

突如其来的剧痛让苏文芳忍不住抻直了玉颈,痛苦的闷哼被结结实实的挡在肚里,只有喉间不断发出高亢的嘶鸣。

稍一扭动,撕心裂肺的痛苦让她不再敢动弹,麻绳的麻痒和肩膀的锐痛不断侵袭着她的思维。

在痛苦的折磨下,苏文芳恍惚中感觉下身一阵温热,春水汩汩地从那一汪酥软的泉眼中流出。

男子见此勃然大怒,仿如暴怒的凶兽般,一手粗暴掐住女人的脖子,一手伸进女人身体最娇嫩的地方狠狠的抠弄。

女人!你这样的女人!果然是天生淫荡的!为什么你们总是这样淫荡。为什么要躲着我?为什么?为什么?

男子凑近苏文芳,恶狠狠盯着她,瞳孔中的神光暴戾疯狂却没有焦点,掐住女人脖子的手力度下意识地不断增大。

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,为什么你们这样的女人不管在什么时间,什么地点,什么时间总是不顾一切的发情?为什么发起情来便忘了现实的婊子?男子双手死死的掐住苏文芳的脖子,敷在苏文芳的躯体上,不断地耸动起来。你这淫荡的女人,通通都是假的,什么真心实意都是假的,只有这天鹅颈般的脖子,只有艺术品般的躯体是真的,是真的,可是,你这样的女人怎么配拥有这些艺术品呢……

渐渐地,男子的节奏舒缓来下来,双手摩梭着女人的玉颈,嘴巴撕咬着苏文芳高耸处的小豆豆,却没发现她已经渐渐的没有了呼吸。

良久,男子迷醉的呢喃。

就是这样渐渐冷却的温度,悄悄消散的香味,这躯体是多么的迷人的艺术品,只属于我的艺术品。男子双手捧着苏文芳那张写满惊恐与痛苦的俏脸,脸颊慢慢地磨蹭着,呢喃着,这是属于我的艺术品,我要把她带走啊。为什么艺术品总是这么容易凋谢呢?

男子就这样捧着脸,抽插着把苏文芳拖进了浴室。

男子摸出一张刀片,小心翼翼地剥离苏文芳脸部的皮肤。

慢慢的一刀一刀割裂着,陶醉地一口一口舔着那切口。

那眼神是如斯的坚定,那双手是如斯灵巧,那动作是如斯轻柔,仿若那就是他最珍爱的瑰宝。

当整张皮完全从脸上揭下来的时候,男子身体打了个寒颤,一股热流浇灌进了苏文芳冰凉的泉眼中。

他单手托着皮,一边用脸摩梭着,一边清洗着苏文芳胴体。

他深情地呢喃:真想把她们跟你一起带走啊,可惜没时间了,你永远是属于我的,真是完美的艺术品呐。

男子把苏文芳侧放在床上,乌黑的长发遮住了脸,仿佛苏文芳只是安详甜美的在床上小憩。

粉红色薄薄的丝被勾勒着苏文芳妖娆的曲线,暧昧的灯光打在苏文芳仿如不小心露在被子外的胴体上,是那样的艳丽。

在她的背上隐约能看见几个血字:你知道的,我在等你的!

真美啊,真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!男子磨蹭着苏文芳滑嫩的脸皮,低声叨咕着,然后跳出窗外,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。

最新小说: